Four Cool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重力小丑
力推

杂念

想了想还是自己的锅
从一开始二次元和现实就应该分组分清楚
该看的和不该看的都设置好
有些人不适合进入你的世界
还真不是矫情
已经厌倦了发张自拍或者cos【也不算...最多带着假毛】一堆来问性别的
还不止一次两次
虚拟环境下那么在意性别
是要和我相亲么
烦max
删除了一些app
抱怨的吐在这里
自己看看就行

诶- -
果然还是要多练
好烦
-.-趴

最近
打算印明信片寄给母上好了- -

换笔电前不上色
orz跪

草稿忘记删叠加上去了
色差跪的膝盖尽碎
ps也无法拯救
于是就有了它

9.2

你已被束缚
既然不希望束缚你的东西消失
为什么你不消失呢

又见杂

周末例行去了乾元。

持续的高温还是没有降下来。

修葺过的老宅没有装上空调,好热。

老一辈的耐热能力总是很神奇,我就不行,但印象中也曾度过一把蒲扇摇过一个夏天。

环境变了条件变了心态变了不变的唯有聒噪的蝉鸣声和扑面让人难以忍受的热风。

老一辈总是由衷地爱着小辈们,所以我真的是要被奶奶养肥了。

喝了一小杯酒,56度荞麦烧泡着桑葚历时几月的产物,烈,滑入食道带有烧灼感,把桑葚的味道都遮蔽了过去,评不出好坏,贪杯而已。

吃饭时已然抛却食不言的训诫,聊日常聊八卦,恰好奶奶说到伯母某次向别人借了一张板凳外出,回来却把那板凳遗忘,再回去找板凳就不见了,那叫一个担心,心思太重,饭也吃不好觉也睡不好,第二天去集市上买了一张差不多的板凳还给人家这才安心。

默滋滋的听着,忽然想到初三时也有人送我一方板凳,说是纪念啥的,我拿回来给爷爷让他帮忙漆上一层,防止木头过早地腐烂。板凳至今还在用,那同学的脸我也能一下想起来,却始终记不起来她叫什么【记性也真的是越来越差了orz】

一楼地上铺上凉席,母亲喊我睡午觉,内心几乎是崩溃的。一是不困,没什么睡午觉的习惯,二是太热,坐那都狂出汗。

一两点之后根本不能往楼上走,那就是火炉。

百无聊赖的在Q上和朋友聊天,讲到之前游戏里认识的一个friend,消失快一年半了,自游戏改版算起。游戏还在,物是人非,他也不见了,皆是过客,仍有可惜。

刚好到家,不得不引用一句话:我这条命,是空调给的【.....

这几天的云都很美~

杂·7/27

念头是在洗澡的时候想到的距离现在一小时,也再次见证了我的拖延症。就是想把一些我觉得比较有趣的东西记录下来,知道自己的记性不太好,怕忘了。
一大早起来推开房间门就感受到一股热气,走去实习的路上也证实了今天确实会是超热的一天。踩点进的大楼,楼下的保安从前门大厅搬进了室内大厅,刷卡走近他时他看着我说:“你这衣服有点名堂的哎。”一件纯黑的胸口映着“然而并没有什么乱用”字样的短袖,一下子觉得略不好意思,就朝他笑着说:“被你发现了啊哈哈。”也就这么走过了。中午回去时并没有看见他。
上午办公室少了个人,我觉得可能她下午会来于是上午没发消息问她,结果她下午还是没有来,问了之后原来是生病了。
说到生病就想起和我共用一个桌子坐在我边上的姐姐,下午空调可能开冷了,她一直在打喷嚏,估计也会感冒。她长得比较小巧五官看起来很舒服人也超好,耐心会教我一些工作上的事情也可能是某次下午在我很困的时候刚好泡了杯咖啡给我【后来办公室人手一杯,但我是第一个还是很开心】今天她送了我一个苹果,隔壁桌的另一个姐姐投喂了我凤梨酥,那块凤梨酥简直拯救了我,早饭喝的稀粥,十点基本就感觉得到饿,然后就出现了凤梨酥【笑】
午休有三小时,十一点半到两点半,去大台北买了杜杜推荐的柠檬奶茶,新开的店铺,略小,老板人很好,我走到那时感觉快被烤熟了,要了张餐巾纸然后开始抱怨天气热,老板让我赶紧去柜台边的风扇旁吹吹,走的时候提醒我半小时内要开喝不然影响口感,实在良心。
顺路去了药店买眼药水,实习工作长时间对着电脑屏幕,眼睛不舒服。按例要了珍视明但价格却高了许多,好奇问了下店员说是包装换了,噢,也是,好长时间没买过眼药水,大概是毕业之后都没买过。
午餐是叫的外卖,外卖小哥也挺有意思。我家这楼比较特殊,不在小区楼堆里,像是单独搬出来放在另一块地上,他找不到了,打电话来问,告诉他标志性建筑门牌号后,他一听五楼就说:“要不你自己下来拿吧,我今天实在爬不动了。”差点笑出声来,只好应下,碰头,开吃,量还挺足的。
就这叫外卖这事晚上也让我有点心塞,母亲的同事中午问到我的午饭怎么解决的问题,母亲回叫外卖,同事就说这么大了还不会自己烧呀并且表示母亲有点宠坏我的意思。我觉得这就是没事喜欢扯淡的老阿姨角色,无关尊不尊重长辈,就说不要去评论你不知道的事情这是原则,假设十一点半下班的我去超市买完菜再回去插好饭顺便炒菜吃完整理刷碗一系列干下来,我觉得我可以直接去上班了哪来午休这么一回说呢。无稽之谈,问及母亲有没有反驳她,她说没有,觉得没必要。我的心态永远不及她。
奶茶+寿司太赞,柠檬的清新让我很舒服,小憩片刻两点出的门。缘分真的很奇妙,当时没有走近路,是因为近路的路线没有便利店,天热又想买水喝,只好走另一边。必经一家KTV,路过门口刚好有人出来,朝着我“喂喂”两声,回头是老同学呀!问我去哪还没回答就说带我去,我看天热也觉得可行,就上了他的小电动。路上东扯西扯家长里短,之前因为些事我把他所有联系方式删了,至今也还没加回来,发生的已经发生,就这样也挺好,遇到打声招呼,依旧是朋友。
下午依旧是搬运工,办公室氛围比在报社时候活跃多了,姐姐也会和我闲聊,中午的奶茶发了朋友圈,她估计是看到了,问我中午去喝了大台北么。然后推荐她柠檬奶茶和双皮奶,这也是同学推荐我的XD她表示下班去喝喝看。
想起今天晚上七点和人预约了学日语。飞速回家吃饭又把自己房间的电脑椅啊桌子啊擦了一遍,结果快到七点时得知她有事不能来,有点失落不过她的事情要紧,希望明天能顺利开始。
差不多了,洗洗睡吧,晚安。